鸿运国际

                                                                  鸿运国际

                                                                  来源:鸿运国际
                                                                  发稿时间:2020-08-09 21:07:44

                                                                  崔大使:非常感谢您,您提了非常好的问题。

                                                                  至于香港的新法律,也就是香港国安法,顾名思义,是关于国家安全的法律。实际上,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香港本应自行制定国安法。香港回归祖国23年来,国安法一直没有出台,这一空白已经导致许多严重后果。人们看到香港的暴力事件不断上升,城市稳定受到极大破坏。人们感到香港不再是一个适合居住或经商的安全之地。缺少这一法律损害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损害中国内地和香港民众的安全,以及香港的国际经济伙伴的利益。

                                                                  崔大使:当然。这的确对我们及时应对疫情极其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派我国的专家去武汉,以确定病毒是否存在人传人现象的原因。一旦我们确定了存在人传人现象,我们就对武汉进行了封城。两三天之内,我们就对武汉这座1200万人口的城市进行了封城。这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了这是一种能够人传人的传染病。之后两三天,美国撤离了驻武汉总领馆人员。这也表明,大家都知道这个疾病非常危险。

                                                                  崔大使:推迟香港立法会选举的决定是由香港特区政府作出的,原因就是疫情。近些天,人们看到香港疫情反弹十分严重,形势令人担忧。香港特区政府认为,如果按期举行选举,存在疫情进一步扩散的重大风险。实际上,在世界其他地方,也有几十个国家或地区决定以某种方式推迟选举或类似活动。

                                                                  因此,希望我们的美国朋友能够真正更好地理解我们地区的现实情况,真正理解我们的关切、看法以及诉求,知道地区人民真正需要什么,并避免采取旨在借该地区任何争议渔利的任何行动,甚至升级局势。

                                                                  米歇尔:特朗普总统和蓬佩奥国务卿曾谈到,试图让中国与俄罗斯和美国一起开展三边军控谈判。他们称,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原因之一是俄罗斯的欺骗行为,另外更重要的是与中国谈判。中国会对与俄罗斯和美国达成协议、谈判确定导弹限制感兴趣吗?

                                                                  崔大使:谢谢您的提问。根据最初的计划,双方团队将在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开始执行后的六个月内开会,我想双方团队仍在进行协商。但是他们可能无法面对面开会,不得不像我们现在这样举行网络视频会议。我想如果他们做出决定,就会对外宣布。如果他们确实能举行这样的会议,那将是非常积极的。

                                                                  观众四:大使您好!非常感谢您非常友好、富有内容的谈话。正是这样的谈话才有希望使两国重新走到一起、成为朋友,像我们长期以来希望的那样。我个人感到,中国只是正在回到几千年来作为国际社会平等成员的状态。您认为美中两国可以做哪些象征性事情,以便使我们的关系回到不久之前的状况?我们应该记住,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正是中国花费了巨额资金为全世界经济提供了支撑。您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帮助世界上两个最强大的国家扶正良好关系的大船?谢谢。

                                                                  崔大使:这不是应该由我解释的事情。我参加了两国元首的大多数会晤,包括在海湖庄园、北京和布宜诺斯艾利斯,以及去年在大阪。两国元首会晤为两国整体关系提供了重要指引,所有这些会晤都是非常积极的。我当然期待有更多这样的互动,期待两国元首和两国政府间保持有效的工作关系。

                                                                  所以我的问题是,北京是否意识到这里非常强硬的态度?是否意识到美国两党和几乎所有领导人都对中国和北京政府持负面看法?北京能做些什么来缓解这种关切?因为这是外交的一部分。目前,我们根本没有看到中国政府有什么和解的表示。